作者自述:中国大地,以持续亢奋的热情扩张着城市的地盘,仿佛为印证史书上说的“地大物博”。本来造高楼是为了节约土地,是好事,但后来快速演变成了两小撮人谋取巨额财富的捷径,人心欲望一旦膨胀……于是裸露的土地越来越少,特别是城市边缘可供种菜的土地越来越少,菜场里的菜越来越贵……在食品安全只能信自己的年代,人们对土地的珍惜比比皆是。
1/211城市孤舟——菜地 (题图)
2/212、中国大地,以持续亢奋的热情扩张着城市的地盘,仿佛为印证史书上说的“地大物博”。本来造高楼是为了节约土地,是好事,但后来快速演变成了两小撮人谋取巨额财富的捷径,人心欲望一旦膨胀……于是裸露的土地越来越少,特别是城市边缘可供种菜的土地越来越少,菜场里的菜越来越贵……在食品安全只能信自己的年代,人们对土地的珍惜比比皆是。
3/213远处高楼就如竖起来的这丘菜地(宁波市鄞州区中河街道孙马村仅存的菜地,城市扩张的脚步近在咫尺)。
4/214鄞州中心区首南街道三桥村,三桥上这一小块菜地引起我开始有意识地关注周边的小块菜地。城市在扩张,但只要有裸露的土地,人们总不会忘记土地的最纯朴的作用——种菜,在现如今食品安全只有信自己的年代,自己种的菜吃起来才安心。
5/215傍晚时分三桥村甘露寺后的荒地上升起的狼烟(烧草泥灰做肥料)。
6/216宁波市内月湖西区是市内仅存的古建筑群,也挡不住拆迁的脚步,保留的文保房孤零零的散落着,并承受天灾人祸的侵蚀,疯长的瓜藤漫延在拆后的空地上。
7/217宁波市内月湖西区,长在这一块土地上的合法建筑的坚持 。
8/218潘火桥村蔡纪惠老人一家下个月就要拆迁了,他和孙女在自家老房子门口的菜地前留影,远处背景高房子是他即将搬去的拆迁安置房。他说住进安置房后就很少有机会再种菜了。
9/219潘火桥村潘火桥旁一块地的四季,河为中塘河,河中造房子的是以前起到兜风水作用的注水墩。
10/2110安置小区住户在潘火高架桥旁荒芜的绿化带开避了菜地,绿化带的冬青树借肥力也长好了。
11/2111江南春晓别墅院子里也种了时令蔬菜,不过用白色泡沫箱种菜不安全,高温天气泡沫箱会老化分泌毒素。
12/2112潘火桥村,有人已经为墙内藤状作物准备好了攀爬的“梯子”。
13/2113高桥镇高桥村高桥旁,河边只要能存放一些泥土,种菜最方便了,浇水直接河里勺就是了。
14/2114慈溪鸣鹤古镇,各种破旧盛器大多种些葱、大蒜、马兰等,随手采摘方便又新鲜。
15/2115潘火街道土桥村,一堵墙把新马路和瓦砺堆隔开,土桥村的原住居民陈先生用布条自创搭建了丝瓜棚,仿佛一件立体艺术构成作品。
16/2116钟公庙街道一工地中央保留的菜地。
17/21172009年的某日去一个拆迁后村庄转悠,发现了这条醒目的横幅。对此法比较陌生,百度了下,才知这项法律主要保障公民不受违法行政行为侵害的权利,也就是民不服可告官!这样的事例很少听说。还是我们的种菜师傅有创意,把它这么一围,看谁还敢来“偷菜”!
18/2118邱隘镇下万令村两老人给天菜蕻施化肥。
19/2119下应镇河东村,废弃浴缸的剩余价值。
20/2120波南部商务区,只要建筑物还没覆盖泥土,人们照样从容播种、耕作,因为我们在自然界生存了很多年,一时半伙还脱离不了土地。
21/2121就让我把下应镇河东村拍到的罐头盒里的葱作为本次专题的结尾吧,人们“开发的”、保留的菜地,象一片片孤舟飘浮在城市的角落,他们随时会被城市的扩张所吞噬,但又那么隐忍地存在着,就象随遇而安的百姓。土地——我们生存的根。
评论区
最新评论